新闻动态

资讯分类

腐乳企业朱老六欲借精选层闯出关东 家族经营如何突破发展瓶颈?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0-28 12:2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腐乳企业朱老六欲借精选层闯出关东 家族经营如何突破发展瓶颈?

【概要描述】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0-28 12:21
  • 访问量:
详情

  民以食为天,食以味为先。无论是饕餮盛宴还是家常饭菜,调味品虽难以成为饭桌的主角,但在调和五味,增益色香等方面各有所长。伴随着餐饮行业近年来的快速发展,调味品市场规模也进入了增长快车道,并在2019年突破了3300亿元。

  在我国东北地区,腐乳品牌“朱老六”小有名气。自1991年起步于2000元的创业资金,朱老六(831726,OC)目前已成长为一家营收近2亿元的地方调味品小巨头。而2015年挂牌新三板后,朱老六在近来加快了资本化步伐,宣布向精选层正式发力。

  对于以豆腐乳为主要产品、东北为核心市场的朱老六来说,品类、渠道和客户的单一正成为其发展的掣肘,在这次公开发行计划中,扩产能、拓市场也成为了公司的核心目标。

  “朱老六想通过精选层去进行全国拓展,从整个趋势上来说并没有错,但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在营收和利润不高的情况下得到资本的青睐。这个设想可能要面临与现实间的差距。”零售专家朱丹蓬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外,朱老六当前还是一个家族色彩很浓的企业,在未来的发展中,顶层设计和吸引高精尖的人才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劣势。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食品类公司,朱老六曾在2015年因腐乳产品中大肠杆菌超标被行政处罚。2017年,公司又因安全生产问题再次吃了罚单。

  欲再借资本突破局限

  东北吉林边疆小城珲春,市场经济的热情在上世纪90年代初已开始蔓延,家中排行老六的朱先明敏锐捕捉到了这一迹象。1991年,朱先明用借来的2000元钱租了间小厂房,终日摸索着制造腐乳的秘方,并为其起名“富民”腐乳。经过数次配方改良,这款腐乳味道浓郁,逐渐受到当地人的喜爱,朱先明的生意也越做越大。

  1997年,富民腐乳完成更名,“朱老六”品牌顺势而生,5年之后,朱老六的前身长春市朱老六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伴随着这个好记又富有亲和力的品牌名称,公司发展也很顺利。

  根据朱老六所披露的信息,通过对比中国调味品著名品牌企业100强中2019年腐乳细分品类企业产量数据,其腐乳产量规模可达到行业前三名。

  产品经营之外,朱老六还在近年加速了资本化的进程。经历了转制和2015年的登陆新三板,眼下,朱老六将目标瞄向精选层,欲再次通过公开募资,推动企业的规模扩张。

  根据公司在9月30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拟以每股不低于12元的价格,公开发行不超过2345万普通股,用于生产基地扩能建设、营销服务及信息化综合配套建设以及研发中心升级建设三个项目。

  记者梳理到,虽然资源丰富的东北平原为其提供了优质的生产原材料,但也使得朱老六作为区域品牌在产品和营销布局和上有很强的集中性,“闯出关东难”正成为其发展的主要困境。

  财报数据显示,2017-2019年间,公司在东北地区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9亿元、1.6亿元、1.40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78.62%、76.47%、74.02%。尽管公司正在大力拓展华北和华东市场,但截至今年上半年,东北外市场的营收占比依然不足30%

  另一方面,以腐乳起家的朱老六依然需要解决对单一产品的过度依赖。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间,腐乳产品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59%、83.38%、84.90%,占比不断扩大,并始终是公司营收和利润的主要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自登陆新三板以来,朱老六一度保持了较高的业绩增速。但在2019年,其却遭遇了营收、净利的双双下滑。财报信息显示,2019年,朱老六的营业收入约为1.9亿元,同比下降9.95%;净利润2454.6万元,同比下降近40%。

  对此,朱老六方面解释为,公司加强产品生产流程优化、自动化改造和调试导致产品产销量下滑。与这种说法对应,公司在2019年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分别增加了21.66%、6.95%和1801.50%。

  可以看出,朱老六此次募集资金的用途指向了公司的发展短板,产品结构单一、依赖东北市场和品牌低端化是朱老六进一步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

  曾因“食安问题”被处罚

  对于朱老六本次的募资背景和计划,朱丹蓬评价称,区域(食品)品牌通常都会遭遇到几个单一性的问题——市场单一、渠道单一、品类单一、产品单一,客户单一。因此,朱老六想通过精选层去进一步发力拓展,整个趋势上是没有错的。但关键的一个问题是,在其营收不高、利润也不高的情况之下,资本端不一定会青睐。

  实际上,在本次冲击精选层之前,朱老六似乎已意识到公司的“顽疾”和发展风险。2015年,朱老六曾建设了酸菜原料挑选车间并投入生产,意图通过酸菜产品开发改变腐乳收入占比太高的局面;2019年,朱老六又组建了市场团队,加大在华北和华东市场的推广力度。但结合公司的发展现状,其产品研发及市场推广显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经销网络的低端化也需营销团队在渠道开发和融合方面继续努力。

  “朱老六所面临的,是国内所有的区域性中小型品牌都存在问题。产品的高占有率不会给公司带来太多的差异化优势,其在短时间内很难有太大改善。”朱丹蓬直言道。

  在公司治理方面,记者注意到,朱老六依旧保持了较强的“家族经营”特点。在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朱先林、朱先松、朱先莲、李殿奎等人都和朱先明具有直接的亲属关系。在朱先明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之外,朱先林和朱先松还分别担任公司高管和董事。

  在朱丹蓬看来,朱老六从小作坊到初创企业,再到中型企业的发展代表了国内一般家族企业的成长路径,但也要面临内部管理和控制的难题。相比起资本助力,顶层设计更是该类企业的破局关键。

  “如果僵化的体制机制和股权结构不改变,就无法吸引高精人才加入,那么所有的创新和多元化改变都是很难到位的。”朱丹蓬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食品类公司,朱老六近年来在食品安全和生产方面曾两次“爆雷”。根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15年的一份抽检检验报告,朱老六公司生产的某红腐乳(300g/瓶)在抽检中大肠杆菌群项目不符合GB2712-2003标准要求,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26条的规定。对此,公司所在地九台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对公司给予行政处罚。

  2017年,朱老六又因“未在酸菜腌制车间设置防中毒窒息安全警示标志”、“未按规定对酸菜腌制车间清池作业制定作业方案”等原因,被吉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

  对于朱老六来说,或许在与资本市场的“亲密接触”外,公司也需进一步夯实基本功,在产品和生产方面加强内控管理。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朱老六专研东北口味28年

请填写资料,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联系